“如果再年轻二十岁,我要跟你莫言比试比试”

 2019-11-12 09:24:54   热度:3102  

莫言进入中国文坛时走了两步:一步是“透明胡萝卜”(以下简称“胡萝卜”),另一步是“红高粱”。

整整35年前,也就是1984年秋天,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成立并开设了第一个文学系。来自全军基层的35名文艺青年聚集在一起。当时,每个大宿舍都有40平方米长,每个房间有4个人,每个人占据一个角落,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呈L形。用布幔围着,进了房间,等进了隧道,心不在焉,聚精会神地听着,只闻布幔唰唰唰,唰唰...这些都是引人入胜的写作力量!

唯一的例外是隔壁宿舍莫言的房间。我们四个人平静而对立,但是他们经常互相看着对方。所以,晚上,莫言带着500平方米的大稿纸溜进了著名的南梯教室,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挡住大动作”

到年底,“金胡萝卜”确实被“压制”。在该书出版之前,该部门负责人许怀忠先生将标题“改”为“透明胡萝卜”。正是这个“胡萝卜”导致莫言突然在拥挤的山路上跳得很高,1985年,每个人都竞相攀登文学高峰。他立即占领了制高点,漫不经心地震撼了中国文坛。

莫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期间

1985年第二期《中国作家》出版时,胡萝卜只配有许怀忠导演组织的文学系几名学生组织的对话,没有引起任何轰动。然而,它在圈内迅速传播,被穆峰、阿城等有识之士所谈论,被视为一位重要作家诞生的重要信号。年底,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作家张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郑重而愉快地宣布:如果说1985年中国文坛上有什么重大事件,那就是莫言!

当然,张杰的判断得到了不止一个“胡萝卜”的支持。此后,莫言出版了许多优秀的中短篇小说,如《金发宝贝》、《球状闪电》、《白狗钱球画框》和《哭河》,使他在1985年小说的新潮流中突然崛起。同年出版的12期《人民文学》中他的中篇小说的标题充满了道德意义——“爆炸”——这不仅给1985年的“莫言现象”起了一个总结性的名字,而且对1986年即将到来的“莫言高潮”做出了预言性的预测。

1986年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一批优秀小说的不断丰收上,还体现在对传统小说策略的深入反叛和颠覆上——红高粱就是其中的一大成就。

我清醒地意识到《红高粱》的多重革命意义。一方面,从最接近的意义上说,《红高粱》诞生于军事文物局,极大地刷新了历史战争题材的另类写作,极大地动摇了军事文学根深蒂固的传统思维模式,直接诱导一批没有战争经验的年轻军事作家写下了“心中的战争”,最终形成了以“当代战争”主题和“和平军营”主题为主题的新时期军事文学的基本格局和整体繁荣。

另一方面,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红高粱》用当代意识和审美理想照亮了历史,为我们通过宣传生命的伟大力量和呼唤民族精神重塑民族性格提供了参考。这种重新发现和处理民族历史主题的积极影响远远超出了军队的范围。例如,从纯小说技术的角度来看,《红高粱》的适时出现为疲惫的小说革命的开始注入了兴奋剂,使其焕发出新的活力。这不仅是说《红高粱》找到了一个将传奇故事、地域文化和外国技巧相结合的成功范例,也是说莫言对他以往作品中出现的“灵活多变的叙事模式、自由开放的结构模式、长袖的语言模式和奇怪的超人感觉模式”进行了非常极端和谐的集中展示。或者另一方面,正是因为《红高粱》莫言的小说风格更加极端,从而更加个性化。《红高粱》将莫言描绘成一个具有中国北方乡村风情的天堂歌手,一个尖锐、疯狂和奇异的小说革命的先锋。

《红高粱》发表于《人民文学》,1986年第3期

这位小说射手对中国小说世界的影响和冲击是严峻而深刻的。他在《红高粱》中贡献的全新审美体验对当时的读者和作家来说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完全抗拒莫言或者一段时间不谈论莫言。

王蒙见过很多,并不感到惊讶,他在军事文物局的讲台上说:“如果我年轻20岁,我会和你莫言竞争。”徐怀忠先生一生低调谨慎,多年后才感叹道:“当年莫言用锐利的锋芒,三步两步走上文坛。谁能阻止他?”

当然,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1986年的中国文坛正面临着来自八个方向的风。境外的现代小说艺术之风吹动了我们已经紊乱的“风向标”,就像旋转的树冠。这时,莫言是第一个有良好氛围并坚定地坚持基础的人。他巧妙地将外国小说艺术与当地民族文化进行了巧妙的交流和嫁接。

因此,更恰当的说法是莫言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充当中介或桥梁。他的成功、贡献和影响就在这里。更具体地说,甚至可以说是莫言对夸张和扭曲情感的极端运用,激发了大量中国作家开放他们长期蛰伏的感官世界,从而丰富了他们对外部世界和人类自身的感知和审美方式。

然而,模仿天才可以变成神奇的创造,而模仿只能用来模仿别人。然而,莫言的影响在新时期以来的小说创作过程中是罕见的。我的判断等于指出莫言无疑是新时期小说革命的宠儿和杰出代表。

结论也可以用两个字来说:第一,“胡萝卜”把莫言推到了文坛上;第二,“红高粱”让莫言走向了全国,甚至全世界。

整整33年前——1986年春中的一个下午,看起来像个农民的张艺谋出现在军事文物局一个有点昏暗的走廊里。他敲了敲我们宿舍的门,找莫言。我把他带到了隔壁。一天下午过去了,系里所有的学生都坐立不安。当他离开时,每个人都涌向莫言的宿舍,问了同样的问题:“你是谁?他在这里干什么?”莫言淡淡地回答:“我家乡的制作组长谈了一点家庭事务。”一年后,1987年,张艺谋导演莫言创作的电影《红高粱》上映,主题曲传遍全国。此后不久,1988年,电影《红高粱》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和法国蒙彼利埃国际电影节银熊猫奖等多项国际奖项,很快引起西方文化界对莫言和以莫言为个案或代表的新时期中国文学的兴趣和关注。

电影《红高粱》仍然让巩俐扮演戴凤莲。

从这个意义上说,《红高粱》是第一部搭建中西文化艺术交流与对话桥梁,讲述中国故事,赢得聆听和掌声的作品吗?它不仅为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铺平了道路,而且在当代中国文坛上发挥了先锋作用。

(作者:朱倩倩)

传播和影响

《红高粱》发表在《人民文学》1986年第3期上。1987年5月,以《红高粱》为首的系列小说《红高粱家族》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

1989年,日本文德书店出版了黄京口翻译的日本版《红高粱》。1990年,黄京口的《红高粱续篇》的另一个日文译本出版。1993年,美国维京出版社出版了葛浩文翻译的《红高粱》英文版。1997年,瑞典克雷恩出版社出版了陈安娜翻译的瑞典版《红高粱》。2014年10月23日,莫言的《红高粱家族》爱沙尼亚版在爱沙尼亚塔尔图推出。目前,《红高粱》已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并在世界各地出版。

1987年,《红高粱》获得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2018年9月,他被《小说选集》和《中国小说学会》评为“改革开放4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40部小说”。

1987年,由Xi安电影制片厂出品、张艺谋导演、姜文、巩俐、滕汝钧主演的电影《红高粱》上映。1988年,这部电影在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金熊奖,成为第一部获得该奖项的亚洲电影。

2014年,郑小龙导演、周迅、朱温雅、黄璇主演的电视剧《红高粱》上映。该剧改编自莫言的《红高粱家族》。电视剧女主角周迅获得了第21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最佳女主角奖。

2012年,河南省三门峡市豫剧剧团制作的豫剧《红高粱》上演。

2013年,青岛歌舞剧院出品的舞剧《红高粱》上演,成为第14部文化获奖舞剧。

2015年,山西金剧院出品的山西金歌剧《红高粱》被北京市文化局评选为“2015北京金秋杰出话剧表演”,由北京演艺公司主办。

(由饶翔和郭超安排)

北京快三 安徽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